言若

做个梦给你@梦冷诺

 @uko 


感谢遇见❤️


喜欢你和你的《恋恋风尘》。

@梦冷诺 

十七岁生日快乐。

初见是2014年初夏,而现在已经是2017年秋了。

三年时间,无尽时光。

而你我一同走过。

愿你在新的一年乃至以后都开开心心,平安喜乐。

TO MY LOVER

@梦冷诺 



第二次了啊,给你说生日快乐。



初见是14年,于贴吧,看了一篇你写的现在被你称为黑历史的文,然后我们就这么认识了。到LOFTER。



其实一直都没有想过会和你组CP,但是在一起了以后真的很开心,那种,想到你就会不自觉地嘴角上扬,那种,因为你可以开心一整天。



知道我最初的圈名的人很少,而你是其中之一。虽然现在已经改了但是还是很喜欢最初的那个,我是以最初的那个ID认识你的啊。



我大概真的,面对自己喜欢的人语无伦次到这地步。



我说:“If you do not leave me,I will be by your side until the end.”



你说:“Do not need to envy others,you have me.”



我说:“你要放弃吗?”



你说:“We don't give up,okay?”



我说:“牵你的手,我跟你走。”



你说:“握我的手,都交给我。”



我说:“诺雪 is real.”



你说:“NX is real.”



你说:“跨越千山万水,拥抱他们和你。”



……



我听见了。



我永远是你的琉年暮雪,你永远是我的梦冷诺。



生贺大概会在几天以后放出来QAQ



晚安,好梦。



言若
20161110





【凯源】南山南(上)

迟到的7.15快乐。



很好听的一首歌。



光明正大地拖到现在。



这是2015年下半年的脑洞,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才写。



前小半部分与故事是有联系的。



表白《棕色腕带》。



00



我曾经梦想世界上有一间老旧的小店,小店里有经典的唱片,各种各样的明信片与信封,还有书籍,各种类型的书籍。虽然物件较多却不显得杂乱。小店的东西摆放整齐,店主有着温和的笑容。一年四季播放着好听音乐。



我寻找了15年,一直未能找到这样一家店铺,但是在我步入高中生活的第一年,我找到了它,称之为他可能会更贴切。顺带还听说了很多年前的一个美好的故事。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01



我今年15岁,我有一个单亲妈妈。



她是一位作家。



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还很小,5岁,是一个可以整日玩乐的年纪,那天夜里我早早的睡着了,却在后半夜醒了过来,我下床走出房间,推开母亲房间的门,发现她坐在木椅子上对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打字。



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问了一句您在干什么。我母亲回了头问我为什么没有睡觉,然后停顿了一下,说,我在写一些东西,我是一个作家,我需要赚钱。之后我自动忽略掉了母亲的问题然后回房间睡觉,当时我想的是,妈妈明明是想玩电脑却说她在赚钱。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真的,只不过当时她在写一些与赚钱没有任何关系的文章,据说是深夜灵感大爆发。



我的母亲是一位作家,多好,以后我也要当一位作家。



我不会去问为什么我没有爸爸。



我和母亲单独住在一间房子里,这间房子很大,我可以每天都在里面的任何的房间里玩,除了那间书房。



我曾经进去过,否则我不会知道那是一间书房。第一次走进这间房子的时候,母亲带我去了每一个房间,除了那间书房,当时母亲告诉我,那间房间绝对不可以进去,不然会受到惩罚。



可是人类都有一种东西,叫做好奇心。母亲经常去那间书房,而且一待就是几个小时,出来的时候经常眼眶红了,似乎哭过。虽然母亲曾经告诫过我不要进去,但是我真的非常好奇,我曾经幻想过那里会不会是另外一个世界,糖果与玩具的世界,或者是那里有通向各个平行宇宙的门,哪些世界经常会发生一些可怕的事情,例如所有的糖果都吃完了,黑猫每天晚上都喵喵喵地叫,而我的母亲是救世主她会去拯救那些世界。我想进去一探究竟,但是我没有那间房间的钥匙。



我对于那间房间的好奇心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长,而且似乎还有继续增长下去的趋势。终于有一天,母亲出门时那扒钥匙却依然挂在门上,我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好机会,我小心翼翼地转动钥匙如同我即将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一样,然后我看见了足以震撼那个年龄的我的情形。



很多很多的书架,书架上放满了各种各样的书,墙上,贴着很多很多的海报,海报上有两个很帅的男生,我不认识他们,但是我看见了海报上的字,好像是,王俊凯和王源。



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看那些海报与书就听见了身后传来很冷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



我僵硬地回过头,看见了母亲那张熟悉的脸,只不过上面不再有温柔的笑容。



我被罚跪了一整天,以及不准吃饭。



从那以后我的好奇心渐渐被消磨殆尽,再也没有过去的念头。



02



我前段时间中考,成绩已经出来了,算是超常发挥,考上了我们这里的重点高中。



母亲带着我出去旅游,一切都令我非常开心。



包括那把钥匙。



母亲在我的暑假的最后一天将一把钥匙交给我,说,这是那间书房的备用钥匙,之前我不让你进去并且为了你偷偷进去而罚了你,因为当时你还小,现在你已经长大了,你可以去那间书房了,那里面有很多书,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



母亲说得轻描淡写,后来我才知道那间书房对于她意义重大。



我去了那间书房。



很多的世界名著,小说,散文,诗歌……



但只有一横行的书引起了我的兴趣,这些书的作者的名字我从未听说过,翻开也没有他们的真名。封面很好看,不似名著那般简单。书被保护得很好,书的封面没有一丝的褶皱与污点。



我浏览着多本书的书脊,关注于书名与作者,最终我抽出了一本书,因为它的名字被我不知道的人写得很好看。



那是一本墨绿色的书,书脊与封面的字潦草却好看,四个字苍劲有力。除了字以外,书的封面还有九幅画,第一幅是一个带着笑脸的太阳,只不过这个太阳的形状有些奇怪,是方形的。第二幅是一个棕色的苹果。第三幅是一个戴着帽子的人。第四幅是一只螃蟹。然而根据脚印可以看出来这只螃蟹是竖着走的,第五幅是一把伞下的两个人,根据发型可以看出来是一男一女。第六幅画的,似乎是,一个外星人?第七幅是一个五线谱上面画着一个音符,五线谱的下面还有一句话,那是爱,并不是也许。第八幅看不清,似乎有人想写什么,但是写了却擦掉,如此反复几次,便什么也看不见了。第九幅是一个太阳和两片云。



书的反面有一行大写的英语:KY IS REAL.



哦对了,这本书的名字是,《棕色腕带》。



我的好奇心促使着我翻开这本书,可是我的母亲的声音与我肚子的叫声告诉我去吃饭,于是我将书放回原位去了餐桌。



晚饭过后我去洗澡,然后整理明天上学需要的东西。一切都结束之后明日的早起让我没有回到书房翻看那本书,我选择了睡觉。



03



“我曾经梦想世界上有一间老旧的小店,小店里有经典的唱片,各种各样的明信片与信封,还有书籍,各种类型的书籍。虽然物件较多却不显得杂乱。小店的东西摆放整齐,店主有着温和的笑容。一年四季播放着好听的音乐。”



我初中的日记本的某一页写着这样的话,现在看来不过是对那间书房憧憬万分无奈一直不能进去,所以自己幻想出来了一个比那里更加美好的存在。然而即使现在我已经能够自由地出入那间书房,我还是渴望找到这样一片净土。



可是多年来我从未找到过它,我认为我可能此生都不会找到这样的一家小店,然而现实告诉我我的这种想法大错特错。



那是高一的某一天的晚自习结束之时,我准备按照如往常一样的路回家,可是那条路却从今天起开始施工。我知道从我的家到学校不止一条路,有别的路甚至更近一点,但是我一直都走着原来的路。



时至今日,我第一次踏上了那条听人所说的路,这条路很短,可是在我眼里却看起来格外的长,昏黄的路灯投射出我的影子,我在踩我的影子。



就在快要走到这条路的尽头之时,我看见了一家店,“山水之间”这四个字在店的门头上发着蓝绿色的光。



不知是什么力量促使着我走进这家店。我看见这家店的内部时,是惊讶,也是激动,亦是惊喜。



这家店所卖的东西,摆放的样子,都与我的日记本当中的画面一模一样。



那么店主呢?



我看向这家店的唯一一张桌子,桌子后面有一张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人,还抱着一只很小但是很肥看起来很可爱的苏格兰折耳猫,那是一位青年,他穿着简单的白T恤和黑裤子。他似乎就是这家店的店主,店主长得很好看,一双杏仁眼水润干净,鼻梁高挺,他似乎不在笑,可是两个嘴角却是上扬的,面部凌历分明的线条勾勒着干净美好的模样。



我看见这个青年的第一想法是,他长得好帅。第二想法是,他应该是这里的店主,第三想法是,他怎么长得有点眼熟,我似乎在哪里看见过,可是不太记得了。



就在我苦思冥想之际,店主起来了,将那只猫放在自己之前坐的那张椅子上,说,想看些什么?需要我帮忙么?



我被他吓了一跳脑中却突然闪出一个名字。



王源。



我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的名字是王源么?”



他似乎愣了一下,之后笑着回答:“是啊。”



04



店主,哦不对,应该是王源,他没有问我为什么知道他的名字。



我没有在那家店停留多久,我应该回家了。在路上我一直都在想,母亲的书房里的那些海报,王源,那么另一个人呢?王俊凯呢?




TBC



高一比初三还忙,实在是没有时间了。这篇文章一直是一个大坑,之前写过这篇文章的手稿却因为觉得写得不好而弃了。我知道写到这里和题目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后面还有很多故事,请耐心等我回来把它讲完。




















【凯源】末端

我编的。



很短。



暑假快乐。



我回来了。



00



羊肠小道的末端是一座村庄,小巷的末端是一堵墙,草原的末端是一个个的蒙古包,星球的末端是宇宙。



我所需要的既不是小小的村庄,亦不是广阔的宇宙,而是在我生命的某一阶段的末端紧紧的拥抱你,在你的耳畔说出那句无人不知、延续了几千年、浅显却深情的话。



所以生命的末端是什么?



是我爱你。




文/末端



笔/言若



CP/王俊凯&王源




01



2023年8月6日,TFBOYS组合在北京召开了十年之约演唱会,并在演唱会结束时宣布组合解散。



三人最终各自离开,独身一人去自己应该去的地方。



易烊千玺继续走演员的这条路,而最被看好的王俊凯和王源却失踪了,无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直到有一天他们原先的经纪人任姐在练习室里看见了一张纸条。纸条上的字苍劲有力,却不是王源的字体,而是王俊凯在写完了很多本字帖后的成果。



纸条上只有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和一个句号。



我们私奔吧。



02



2024年7月15日,一个新人偶像组合横空出世,组合的名字陌生而又熟悉。



W&w



组合的成员只有两个。



久违了的王俊凯和王源。



03



王俊凯将他的生命分为很多个阶段,第一阶段为1999年至2010年,第二阶段为2010年至2013年,第三阶段为2013年至2024年。



很多人认为第三阶段应该是2013年至2023年,为什么?十年之约。



可是王俊凯曾经多次强调过一句话:



二十五岁前不会谈恋爱。



而2024年,是他的二十五岁。



于是他一直从2024年初开始便一直在筹划一件事情:在他生命中的第三阶段的末端,也就是二十五岁生日当天宣布一件事,他和王源在一起了。然后给他旁边的王先生一个拥抱,在他的耳畔说出一句话。



04



我想,用我的整个生命,来爱你。



05



末端。



末端。



末端。



是结束也是开始。



06



王俊凯的计划最终没有实现。



为什么?



醒了之后看见自己爱的人在身边就好,能够拥抱就好,能够亲吻就好,能够看着对方的眼睛说出我爱你就好。



在一起了就好。



07



“我不奢求着所有人对我们的谅解与祝福,可我也不希望别人鄙夷的眼光。



很久以前我说二十五岁之前不会谈恋爱,那是因为我觉得二十五岁前的我是没有能力的,我还没有能力来保护你,王源。



可是我却最终放弃了公开,我说过,胆小鬼,别在电话里哭啊。其实我也是一个胆小鬼,我害怕别人说着你的不好。其实我们都没有做错,我们爱对了人,只是错了性别。



在2024年,也是我人生的第三阶段的末端,我不会公开,但是在2029年,我们结婚吧。



毕竟,



921+1108=715+1314=2029”



很久很久以后,王源在家中收拾旧物的时候发现了王俊凯的日记本,有一页是用书签标出来的,于是王源翻开了日记本,看见了了解了王俊凯当年的犹豫与坚定。



他们真的结婚了,如王俊凯的日记上所说,2029年7月15日。



他们最终还是公开了,得到了父母,亲人,朋友以及一些粉丝的祝福。



那些不是特别愉快的过程就在此省略。



08



末端。



末端。



末端。



嘿,王源,我王俊凯,想和你一起厮守到生命的末端,你愿意吗。




















【凯源】小雪球(短篇贺文)

谢谢 w

Mln's mobile phone:





《小雪球》





X




他第一次认识他是在下过雪之后的早晨,重庆这块地难得下一次雪,冷空气扑面而来,一发不可收拾。他正打算戴着手套出门买早餐,步伐踏得挺轻,像是怕踩碎了脚下的雪。



心思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却被一个砸过来的雪球而惊,如梦初醒般,他微微地皱起眉头,转身想看看是哪个家伙在捣蛋,结果一看心就软成了一片。



天空飘起小雪,冷风呼啸而过。



那罪魁祸首红扑扑的脸像是苹果,这本是个小学生所造的句子,此刻却深刻入他的脑海里,只听那好听的声音带着点歉意,如同一只小奶兔,难免是过多了可爱,“对不起嘞…我是想砸他的。”说罢后指了指站在王俊凯后面的那个男孩,王俊凯便转头再去看他,敢情一开始……他就不是故意要打自己的?



诶,怎么觉得有点遗憾……




“王源你说什么啊?明明是你扔偏了。”被提到的男孩子又在雪地上随便地抓起一个雪球打算砸过去,还没来得及扔便被王源先一步反击,他咬了咬嘴唇心里不服,“what这反应?……”


王俊凯认真地打量起王源来,这个长得精致就像是瓷娃娃般的男孩,倒是挺少见的,乍一看蛮可爱,一股心思汹涌而来,还没想要不要抵抗那想法,手却先伸了出去。



他感受到了雪的飘落,却又莫名感到温热。



手心里没有蝴蝶,有一股迷人的香味。









下雪的日子持续不了多久,毕竟重庆并不属于北方,就算是下雪,也要等很长时间才能看到一次。



王源望着窗外,晴空万里,阳光布满了整个城市,给人以身体上温暖的感觉。这时候敲门的声音传来,王源一股兴奋劲儿又来了,踩着绿色的小熊拖鞋跑着去开门,一开门果然又是那个前段时间在下雪时碰巧遇见的男生。



“话说我知道你家就住在我楼上的时候,还怪开心的。”王源咬着王俊凯顺便带到他家来的包子,心满意足。王俊凯把窗帘给拉上,暗自勾起一丝浅笑后从袋子里拿出一杯豆浆,把吸管用了力插了进去。



“干嘛开心?”王俊凯假装思考了一下,“哦……楼上住了一个帅哥当然没有不开心的时候啊。”王源笑着“切”了一声,嘀咕着的“自恋”二字被王俊凯听得一清二楚。



有时候觉得王源是一只小奶兔,因为看他这样,王俊凯就忍不住想去揉乱他的头发勾出他的呆毛,这么一想也不就是差了兔耳朵和兔尾巴吗,买了戴上去凑合一下也像森林里跑出来的真兔子。



噢,忘了,这兔子还是化成人型的兔子。




“你在想什么?”



那兔子还会讲话。



还会咬包子。



还在自家楼下。



……




“王俊凯!”王源看着那发呆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喊了一句,王俊凯又像是如梦初醒般,“噢好吧,跟我上次不小心砸了你雪球一样,反应迟钝……”



王俊凯眯眯眼,在微弱的灯光下微笑起来,莫名其妙,怪傻气的,但是却是这般真实。




XX



楼上楼下的关系以至于经常跑上跑下,互相拜访已经是习以为常,只是王俊凯去王源家的次数远多与王源去他家,他问王源的父母呢,他都会环紧了手中的温水瓶,浅笑着说他们在外地工作。



“他们都不会回来吗?”王俊凯眨了眨眼睛。



王源抿了抿唇,窗帘被拉得紧紧的,房间里稍微有些黑暗,把气氛拉到最低处,王源感觉自己的眼眶好像温热起来,眼球被什么挤压,庆幸光线暗,不会被那人轻而易举地察觉到。



别哭,这个时候有什么好哭的,都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了,王源心里这么想着,努力地眨了眨眼,王俊凯却分明看到这微弱的光线中闪烁着的光芒。



他微微地皱了皱眉,只觉得那光芒有些太过刺眼,张口想要打破这长久以来的沉默,王源却先开口了,语气放松,却不免让人感到心疼,特别是唯一在场的的王俊凯。




“没什么,我自己独立还挺好的。”




那只小奶兔子好像在王俊凯心里跑得越来越远直到无影无踪的,因为这时候的王源没有什么可爱,就只是一只光会令他也难过的兔子而已。



想开口安慰他,想要拉他入怀,想要揉揉他的头说些笑话逗逗他,王俊凯却一个动作也做不出来,他想说的笑话这时只剩下无聊的成分,他想不起来怎么样才能让面前这个男孩开心起来。


最后千言万语到最后只化成一句令人不解的话,那句话好像是一层薄雾似的,遮盖住百感交集的内心——



“嗯,我知道。”



他知道他不喜欢依赖别人的,他也知道他会好好照顾自己。但是为什么每次看到他瘦骨如柴的模样都忍不住想要让自己好好照顾他,给他一个安稳的怀抱呢?



两个人之间心里似乎尘埃落定又飞沙走石,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源起身把窗帘给拉开,明亮的阳光照射进房间,那一瞬间他像个小天使一样勾起嘴角微笑。




“真的挺好的,灿烂的阳光,干净的环境,我们两个人。”



说得就像一首简短的诗,王俊凯却听出了些许的叹息和难过,这样的情况下,恐怕能做的,也只是配合他吧,“嗯,只要你想,”他把掉落在地板上的硬币捡起来放在王源的储钱罐里,“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谢谢。”王源转身看他,放松地又笑了起来,王俊凯也跟着他笑,房间里不再压抑阳光就像一个拯救者似的冲破了黑暗。



王俊凯心想,王源笑起来蛮好看的,虽然不是味道,但是笑得……很甜。



甜得都要长蛀牙了。




XXX



测验,红得像溅了一滴滴血液,王源以那样的想法来形容这次的考试。


没有预料到的失败像一块沉重的石头一样稳当地掉入了王源的心,他感觉疲倦,心脏也隐隐作痛,拿着考卷下讲台,下课如他所想的那样被叫去了办公室。



“王源,我理解,像你这样的好学生偶尔也会有犯马虎的时候,”老师皱紧了眉头看着考卷,说话的语气带着一丝颤抖,“但是我好像很少见过有一次性退步那么多的学生,你说是吧?上次的成绩你名列前茅,年段里也很优秀,班级里也是。”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也无法相信这真的是他的卷子。



“我知道你一回想到父母的事情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也会低落,但这毕竟是往事了,也要放得开自己去接受,想一想你父母希望你这样吗?一个忽然堕落,不思进取的学生?”老师一直以来都很看好王源,在心里已经把他列为了一定要考上重点学校的同学,这一次测试却不得不担心起来,自然有的话说得重了点,但出发点都是想要让王源更好起来,更有状态。



王源眼睛都红了,那种没有依靠的感觉又席卷而来,一提到父母他没法从阴影里走出来,老师说得也对,往事早已经是过去,但那是最亲的人,他想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才导致如此。



忘不了,牵肠挂肚着,好像他们真的去外地工作而不是真的离开了自己。



他抬了抬头,咬紧了嘴唇,血液倒流,失去直觉般,刮起了巨大的暴风雪。








楼道里的灯坏了,原先一踏踏脚就可以让灯亮起来总让王源觉得有趣,只是此刻再也没心思去想着那些,他坐在门前的楼梯上埋下头小声地哽咽,手紧紧地抓着那张让自己心肝俱裂的考卷。


一个人的时候会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幻觉,好像进入了生与死的空间,又似乎周围有人的影子围着你转使你害怕恐惧,又或是觉得难过。




“王源?”





孤独,无所依靠,是王源的致命点,一直以来伪装好的面具在一个人的时候全然被自己给撕碎,却在又一次面对别人的时候做好了新的面具。



刚才那声,好熟悉,是幻听吗?



他咬着嘴唇抬起头朝周围看了看,漆黑一片,除了自己之外,空无一人,暗笑自己太蠢,明知道都是幻听了还非要确认。


他刚想埋下头再坐一会儿,一只手拍上自己的肩膀,那愉悦的声音和王源的处境简直是天差地别般,“嘿,果然是你?一个人在这干什么呢。”



“……”



“我刚听见有人在哭,是你吗?”王俊凯的声音轻柔下来,好像刚才那愉悦的话只是个缓解气氛的开场。



王源点点头,随后又马上摇了摇头,把自己的考卷迅速地藏进怀里,“谁哭了……”王俊凯无奈地笑了笑,王源就是不爱承认这些事情,他眼尖地看到了被王源藏在怀里露出半边的纸张,伸手想拿,“这是什么?卷子?”



王源有些不解为什么王俊凯那么容易就猜到那就是卷子,或者说他早就知道自己拿着的就是卷子了,他收紧了手臂,“一次测验而已,没什么。”



“没什么还在这哭?考得不好吗?”王俊凯转头认真地看着他,王源此时的心思好像都被他戳穿,戴好了的面具也似乎就要被揭开,他不知所措,“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咬着嘴唇又松开,“我没哭。”



王俊凯想一时半会王源是不会说出真相的了,他只好站起来拍拍裤子,“这那么黑,去你家吧,我们聊聊天咯。”王源抬头看他,“你作业做完了?”



黑暗中王俊凯眨了眨眼睛,“早就做完了。”



王源走进去按了按开关,奇怪的是客厅都没什么反应,也像楼道里差不多的黑,天色晚了,些许月光照射进来。他这才反应到,原来不是楼道里灯坏了,而是停电。



王俊凯叹口气,“哎,怎么今天这样。”王源垂下眼,是啊,怎么今天会是这样糟糕呢?考试考砸,家里停电,心也痛得苦不堪言。



王俊凯环视四周,轻撞了一下王源的手臂,“你这里有蜡烛吗?”王源看向他,眨了眨水灵灵的眼,“嗯?”







“我还以为你是要烛光晚餐这样的,”王源笑了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王俊凯。”



那张考卷完完全全地展现在王俊凯面前,王俊凯转动着笔,看着王源,王源自嘲地张口说着,“果然很差啊,”他抬眼,“看你的表情就知道。”



王俊凯赶紧摇了摇头,“不是,我是说你这里写得很好啊,为什么会被扣分?”王源盯着考卷看了看,“那是偏了题的,只是写的句子似乎很到位而已。”



“哦。”



“果然让语文比数学差点的人教语文,”王源折了折考卷,“有那么一丁点不适合。”王俊凯转动着笔的动作停下,蜡烛快要燃烧到一半了,“你是这样想的?”



王源摇摇头,王俊凯感觉有时王源很奇怪,话都那么说了为什么还要摇头呢?



他伸手撑起脑袋,目光注视着燃烧着的蜡烛,“只要是你就好。”



王俊凯手中的笔不知道为什么掉落下来,落在那张卷子上发出轻微的声音,王源看过来时的样子很认真,两个人恰好四目相对。



“我说错了?”



“没,”王俊凯觉得有点窃喜,听了那话他觉得心情愉快,重新拿起了笔,“继续给你讲吧,我还是有基础的。”



王源勾起唇角微笑着把椅子挪了挪靠近,“嗯。”




XXXX





“王俊凯!你看又下雪了!”王源围着围巾兴奋地在窗户前喊叫着,王俊凯拿着蓝色的杯子打了个哈欠,“没什么,上次都看过了。”



杯子里温热的开水冒着热气,整个房间像是因为这热气而自然产生了暖气似的。王源转过头看他,“我们去打雪仗吧!”



打雪仗……



仿佛唤起了王俊凯什么记忆似的,王源在他面前招了招手,“喂?你怎么又发呆?”王俊凯笑着摇头,把那杯水给王源,“喝了这杯水我们就去外边。”



“OK!”








做一个雪球很简单,王源一想到滚得越来越大的雪球就兴奋,只是他现在不是堆雪人,而是想跟王俊凯打雪仗。


一个差不多大小的雪球做完之后王源便像施魔法一样胡了一口气,然后朝王俊凯背后扔过去,王俊凯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像是一个僵直在原地的木头人。


没什么好笑的,却硬是让王源捧腹大笑了很久,“哈哈哈哈哈哈……王俊凯你怎么……还是反应那么慢?”


王俊凯没有转身,这让王源渐渐疑惑起来,担心他真生气起来了,慌忙跑过去,“我不是故意的,不然……你扔我多一个好了。”


只见王俊凯摇了摇头,不知道在傻笑些什么,“不用,王源儿,你只要一直站在那里,一直朝着我后背扔雪球就好了。”



“啊?”



“就按我说的做吧。”



王源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照做了,谁让对方是王俊凯,没办法,总不可能是他气傻了吧?他返回原地去,又动手做了个雪球,准确地朝着王俊凯后背扔去。


每次做的雪球都不想做太大,因为他怕万一王俊凯又一走神,不注意了被雪球给击倒了怎么办,虽然这样是会挺好玩的,可是……还是别动那些坏心思吧……




三个……



四个……



五个……



六个……



……





“王俊凯,够了没啦,”王源蹲下身用手点了点地面上的雪,“我都累了,你怎么还站在那跟牌子一样要我打?”



王俊凯依旧没有什么反应,这让王源更是百思不得其解了。



“你做什么呢?没听到我说话?”王源皱着眉头,刚想迈步靠近,王俊凯却忽然转过身走过来,然后站在王源面前伸出了手,“王俊凯。”




“噢,我是王源。”



王源一下子知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难道不像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吗?他微笑着也伸出手跟初次见面一样回答王俊凯。这个游戏,以前都没见过啊,不过这样貌似也挺好,重新认识王俊凯吗?



不过还好,那么早就认识了他。




“看来你还没忘。”王俊凯勾起嘴角握紧了王源的手,那笑容让王源感到下雪时扑面而来的温暖,感觉脸有些烫了,忽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是有那样的心思吗?



不是的,早就有了吧。



王源勾起嘴角笑得一脸愉悦,不再是掩饰了,也不再戴着面具了,那是最真实最自然的微笑,没有任何复杂的成分掺杂在内。



“王源儿,我好像都没跟你说过你笑起来的样子,我最喜欢。”王俊凯伸手点了点王源的鼻子,眯起了眼睛,心想兜兜转转那么久,还是这只小兔子最吸引他的心。



不是最吸引,而是只吸引。



王源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红扑扑的脸,翘着呆毛的头发,围着绿色的围巾,还真像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人物,他张口吐着热气,“只喜欢我笑起来的时候吗?”


王俊凯怔住,王源忍不住笑得更灿烂了,转身就朝着远处跑,等到迟钝的王俊凯反应过来之后,他早已经跑远了,王俊凯还能看到他小小的身影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他拔腿就追了上去。





“你也是?”



“嗯。”



“从一开始就是了吧,”王源伸手抱紧王俊凯,“你走出来的时候,我本来准备好了瞄准刘志宏,谁知道后来不知不觉就瞄准了你。”



“我怎么觉得你这么说像是蓄谋已久的?”



“才没有……”




XXXXX






“以前都没问你要交往的对象是什么样的?”



“嗯……只要是你就好。”



“那你呢,你会陪我多久啊。”



“啊……我不会像那枚硬币逃出它的储钱罐的。”




END




短“番外”:




“现在回想,还是多亏了我扔了那个雪球吧。”


“其实……说我父母去外地工作,是骗你来着,我爸妈在一次事故中都不幸身亡了,之后我一直不敢提及,但凡想起都觉得割舍不下甚至是有点想不开,那段时间真的是人生里最痛苦的时候吧,”王源释然地说着,“只要一想起他们,晚上偶尔都会做噩梦,梦到我是没人要的孩子了,梦到只有我一个人。”


王俊凯心疼地从他后背抱紧了他,听着王源继续讲,“可是后来是因为你的出现,那些我所伪装出来的快乐都被化解了,好像在你面前我就很难控制自己,反而会泄露最真实的那一面,尽管我努力抑制,也只是无济于事,哪怕是憋住眼泪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了。”




“王俊凯,谢谢你。”



“还有,我没跟你说过一句最直接的话。”



“我喜欢你,很早就有这个心思了。”



王俊凯笑着以一个吻回应他,“我也是。”






“他们都答应了,这回真的就是灿烂的阳光,干净的环境,我们两个人了。”




END



这是给 @言若 的生日贺文,还是那些话,能一起喜欢凯源是很棒的事情,一起加油,一起奋斗也很棒,Happy birthday,虽然贺文来得晚了,但可算没有太过晚,希望雪宝儿可以天天开开心心的!!






……别说这篇文的名字,我本来就不怎么会取文章名QAQ





2016.4.19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早晨零点,言若十四岁整。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早晨零点,距离中考还有五十五天。



比同龄人早一年面对中考是什么感觉?



我的答案是,很爽。



比同龄人早一年面对中考意味着什么?



占尽先机。你怎么能不努力。



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玩世不恭,从不走心,年少轻狂。



我的初中基本上都是这么过来的,除去这最后的时光。



刚刚考过一模,成绩还好,但是依然有提升的空间,毕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自己是否用尽全力。



在我十四岁的这一天,我想许下一个愿望。我不贪心,一个就好。



收到了挺多的祝福吧。谢谢。我此时此刻只能说出这两个字,感激的心情无法言喻,“谢谢”虽然简洁,却是我真正想说的。



希望lazy的我以后能够写出自己真正想写的东西。



感谢你们对我的喜欢,点心和推荐的一直以来我都有看到,原谅我的词穷,也只能说一句谢谢。



不说再见。



最后祝自己生日快乐,也愿你们万安。



—言若



【凯源】Hey Roy

我编的。



给最好的王俊凯和王源。



给所有处于初三高三的你。



00



王源走进了中央音乐学院的大门。



两只手都拿着行李箱,了解他的人大概都能猜到其中一只行李箱中装满了零食。



王源的耳朵里插着耳机,那人低沉好听的声音通过耳机源源不断地传入他的耳朵:



Hey Roy



Don't make it bad



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



Remember to let her into your heart



Then you can start to make it better



……



突然右边的耳机被拿走。



“王源儿我跟你说过多少次走路不要戴耳机听歌还屡教不改是吧?”



“王俊凯?”




文/Hey Roy



笔/言若



CP/王俊凯&王源



01



王源最近有些迷茫,于是他去看了刘同的《谁的青春不迷茫》。然而看完之后他更加迷茫了。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目标,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可是却还是,迷茫。



喂王源你快要中考了你不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啊你要努力啊不然中考怎么可能考得好。



他多次这样告诉自己,然而也只是徒劳。



说到底大概也就是,累了,疲倦了。



喂王源你的大好青春你的精力不能白费了啊你要加油啊。



他每天在这样的自我催眠中入睡,又在这样的自我催眠中醒来。



反反复复。



02



王俊凯发现他的小男朋友王源最近有点不太对劲,除了拍戏以外的时间内都很少笑了,也很少玩手机,大多数的时间内是在发呆。



人在发呆的时候眼睛不会眨,脑子中不会想事情。与其说那是发呆,更不如说成是,放空。



放空未必不是好事,不用去想任何事情,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待着。此时心灵就像孩子一般纯净,多好。



可是王俊凯却不是这么想的,在他的眼里,王源应该是活泼的,很有精力也很会玩的一个人。事实上王源平日里也是如此。



王俊凯说到底也是经历过中考的人,他觉得王源是因为畏惧中考害怕自己没能考出一个好的成绩甚至不自信从而变成这个安静沉默的样子。



于是他决定想想办法来帮一帮王源。



03



“王俊凯,你知道听歌时选择左耳更好么?”



王俊凯察觉到王源情绪不太对于是在拍摄的间隙尽量寸步不离地跟着王源。王源却没来由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怎么了?”



“刚刚看到一则微博上说人的左耳更容易接受音乐,比右耳更可以感受到音乐的本质。”



“呃,可能吧。可是也有可能大概是人对自己的自我催眠。”



王源不再说话。



也不知道两个人之间沉默了多久,王俊凯突然开口说道:



“王源,我给你唱首歌吧。”



“啊?小凯,你唱过的歌还少么?”王源似乎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是说,这首歌,只唱给你听。”



04



日子还是那么不咸不淡地过着。王源虽然表面上似乎不太在意王俊凯那天说的话,可是心中却是想着这首歌为什么我还是没有听到。



这天,拍摄任务挺少,提前放了回酒店休息,可是王源没有看见王俊凯,据主页君说今天王俊凯的那部分刚刚拍完他就走了。



王源坐在回酒店的车子里身心俱疲,他合上眼睛休息,却没有睡着,他什么都不想,他什么都不能再想了,他只想回到酒店那张床上睡觉,现在是春季,可是他却想像动物一样冬眠,当然,在某种意义上,他也算是一种小动物,软下来了,是小兔子,强硬起来呢,就是小蝎子。



05



王源推开了酒店房间的大门,这是一间双人房,他和王俊凯一起住。



他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王俊凯穿着白衬衫黑裤子坐在一把椅子上,拿着手机在玩,旁边还放着一把木吉他。



王俊凯抬头看见时王源,稍稍愣了一下之后放下手机拿起木吉他。



“王源儿,快要中考了哈,身为你的男朋友的我十分担心你啊,说太多呢怕你会烦,只能说,中考其实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考试而已,而能否考好,在于心态。最后,给你唱一首歌吧,这首歌,我只唱给你听。”



“Hey Roy



Don't make it bad



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



Remember to let her into your heart



Then you can start to make it better.”



吉他声合着少年已经过了变声期的低沉好听的声音传入王源的耳中,他突然就没来由地红了眼睛,就像是一只小兔子。



“Hey Roy



Don't be afraid



You were made to go out and get her



The minute you let her under your skin



Then you begin to make it better



……”



王俊凯一边唱着一边看着王源,眼神是如往常一般温柔。



一曲终了。



王俊凯刚刚放下吉他,王源就扑进他的怀里,手臂紧紧地抱着他。



王俊凯回抱。



所有的问题都在此时此刻被解决。



良久,两人终于分开了。



“王源儿,来八中吧。”



“好。”其实不用你说我也会去的。



06



“王源儿,走路还想东西么?不怕跌倒?”



王源沉浸在回忆之中,却被这句话惊醒了。



“我没有!”



“还说没有,在想你的凯哥哥么?真人就站在你旁边哎,你还去想?”



“好了好了,快走吧,搬完行李以后请我吃火锅!”




两个人逐渐走远,戴着一副耳机,王源儿戴着左耳那只,王俊凯戴着右耳那只。



王源儿笑得很开心,因为他们即将走向,一个更好的未来啊。



END.




歌词改编于The Beatles的《Hey Judy》。个人认为挺好听的。











手动艾特。



@绯夜 @中二病的浅茉茉 @海啸霜 @取名无能的人 @长夏



其实早就收到啦,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才把照片发出来。



很开心能够拥有这些实体书,很开心能够在饭圈看见这么好的文手。



谢谢你们。

【凯源】密码

我编的。



没分章节是因为短。



突如其来的脑洞。





王源对于王俊凯手机的好奇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原因是王俊凯经常拿着手机对着自己好像在拍什么,可是每次他走到王俊凯身边去看时发现王俊凯总是在盯着手机页面发呆。



今天的拍摄结束以后,两个人像平日里那样睡一个房间一张双人床。



王俊凯去洗澡了,王源拿起王俊凯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心里知道这样不好可是还是止不住地好奇。



划开屏幕。



呃,密码?



0921?



王源输入。



手机振动了一下。



错了。



王源输入了杨幂的生日周杰伦的生日后发现都错误,然后他脑子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念头。



1108



然后王源又立马反驳自己不对这样是不可能的,可是他似乎无法管住自己的手。



1108



开了。



王源也没心去管王俊凯手机里的照片了。



几天后,王俊凯猛然发现,王源似乎再也没有嘲笑过自己的壁纸是杨幂的照片这件事。



END.




百日誓师已经过了。距离中考还有九十四天。在复习写作业之余在写一个短篇,双生,尽力把它写得很长(这句话不矛盾嗯就是这样)。



那,下次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