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若

做个梦给你@梦冷诺

【凯源】小雪球(短篇贺文)

谢谢 w

Mln's mobile phone:





《小雪球》





X




他第一次认识他是在下过雪之后的早晨,重庆这块地难得下一次雪,冷空气扑面而来,一发不可收拾。他正打算戴着手套出门买早餐,步伐踏得挺轻,像是怕踩碎了脚下的雪。



心思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却被一个砸过来的雪球而惊,如梦初醒般,他微微地皱起眉头,转身想看看是哪个家伙在捣蛋,结果一看心就软成了一片。



天空飘起小雪,冷风呼啸而过。



那罪魁祸首红扑扑的脸像是苹果,这本是个小学生所造的句子,此刻却深刻入他的脑海里,只听那好听的声音带着点歉意,如同一只小奶兔,难免是过多了可爱,“对不起嘞…我是想砸他的。”说罢后指了指站在王俊凯后面的那个男孩,王俊凯便转头再去看他,敢情一开始……他就不是故意要打自己的?



诶,怎么觉得有点遗憾……




“王源你说什么啊?明明是你扔偏了。”被提到的男孩子又在雪地上随便地抓起一个雪球打算砸过去,还没来得及扔便被王源先一步反击,他咬了咬嘴唇心里不服,“what这反应?……”


王俊凯认真地打量起王源来,这个长得精致就像是瓷娃娃般的男孩,倒是挺少见的,乍一看蛮可爱,一股心思汹涌而来,还没想要不要抵抗那想法,手却先伸了出去。



他感受到了雪的飘落,却又莫名感到温热。



手心里没有蝴蝶,有一股迷人的香味。









下雪的日子持续不了多久,毕竟重庆并不属于北方,就算是下雪,也要等很长时间才能看到一次。



王源望着窗外,晴空万里,阳光布满了整个城市,给人以身体上温暖的感觉。这时候敲门的声音传来,王源一股兴奋劲儿又来了,踩着绿色的小熊拖鞋跑着去开门,一开门果然又是那个前段时间在下雪时碰巧遇见的男生。



“话说我知道你家就住在我楼上的时候,还怪开心的。”王源咬着王俊凯顺便带到他家来的包子,心满意足。王俊凯把窗帘给拉上,暗自勾起一丝浅笑后从袋子里拿出一杯豆浆,把吸管用了力插了进去。



“干嘛开心?”王俊凯假装思考了一下,“哦……楼上住了一个帅哥当然没有不开心的时候啊。”王源笑着“切”了一声,嘀咕着的“自恋”二字被王俊凯听得一清二楚。



有时候觉得王源是一只小奶兔,因为看他这样,王俊凯就忍不住想去揉乱他的头发勾出他的呆毛,这么一想也不就是差了兔耳朵和兔尾巴吗,买了戴上去凑合一下也像森林里跑出来的真兔子。



噢,忘了,这兔子还是化成人型的兔子。




“你在想什么?”



那兔子还会讲话。



还会咬包子。



还在自家楼下。



……




“王俊凯!”王源看着那发呆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喊了一句,王俊凯又像是如梦初醒般,“噢好吧,跟我上次不小心砸了你雪球一样,反应迟钝……”



王俊凯眯眯眼,在微弱的灯光下微笑起来,莫名其妙,怪傻气的,但是却是这般真实。




XX



楼上楼下的关系以至于经常跑上跑下,互相拜访已经是习以为常,只是王俊凯去王源家的次数远多与王源去他家,他问王源的父母呢,他都会环紧了手中的温水瓶,浅笑着说他们在外地工作。



“他们都不会回来吗?”王俊凯眨了眨眼睛。



王源抿了抿唇,窗帘被拉得紧紧的,房间里稍微有些黑暗,把气氛拉到最低处,王源感觉自己的眼眶好像温热起来,眼球被什么挤压,庆幸光线暗,不会被那人轻而易举地察觉到。



别哭,这个时候有什么好哭的,都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了,王源心里这么想着,努力地眨了眨眼,王俊凯却分明看到这微弱的光线中闪烁着的光芒。



他微微地皱了皱眉,只觉得那光芒有些太过刺眼,张口想要打破这长久以来的沉默,王源却先开口了,语气放松,却不免让人感到心疼,特别是唯一在场的的王俊凯。




“没什么,我自己独立还挺好的。”




那只小奶兔子好像在王俊凯心里跑得越来越远直到无影无踪的,因为这时候的王源没有什么可爱,就只是一只光会令他也难过的兔子而已。



想开口安慰他,想要拉他入怀,想要揉揉他的头说些笑话逗逗他,王俊凯却一个动作也做不出来,他想说的笑话这时只剩下无聊的成分,他想不起来怎么样才能让面前这个男孩开心起来。


最后千言万语到最后只化成一句令人不解的话,那句话好像是一层薄雾似的,遮盖住百感交集的内心——



“嗯,我知道。”



他知道他不喜欢依赖别人的,他也知道他会好好照顾自己。但是为什么每次看到他瘦骨如柴的模样都忍不住想要让自己好好照顾他,给他一个安稳的怀抱呢?



两个人之间心里似乎尘埃落定又飞沙走石,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源起身把窗帘给拉开,明亮的阳光照射进房间,那一瞬间他像个小天使一样勾起嘴角微笑。




“真的挺好的,灿烂的阳光,干净的环境,我们两个人。”



说得就像一首简短的诗,王俊凯却听出了些许的叹息和难过,这样的情况下,恐怕能做的,也只是配合他吧,“嗯,只要你想,”他把掉落在地板上的硬币捡起来放在王源的储钱罐里,“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谢谢。”王源转身看他,放松地又笑了起来,王俊凯也跟着他笑,房间里不再压抑阳光就像一个拯救者似的冲破了黑暗。



王俊凯心想,王源笑起来蛮好看的,虽然不是味道,但是笑得……很甜。



甜得都要长蛀牙了。




XXX



测验,红得像溅了一滴滴血液,王源以那样的想法来形容这次的考试。


没有预料到的失败像一块沉重的石头一样稳当地掉入了王源的心,他感觉疲倦,心脏也隐隐作痛,拿着考卷下讲台,下课如他所想的那样被叫去了办公室。



“王源,我理解,像你这样的好学生偶尔也会有犯马虎的时候,”老师皱紧了眉头看着考卷,说话的语气带着一丝颤抖,“但是我好像很少见过有一次性退步那么多的学生,你说是吧?上次的成绩你名列前茅,年段里也很优秀,班级里也是。”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也无法相信这真的是他的卷子。



“我知道你一回想到父母的事情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也会低落,但这毕竟是往事了,也要放得开自己去接受,想一想你父母希望你这样吗?一个忽然堕落,不思进取的学生?”老师一直以来都很看好王源,在心里已经把他列为了一定要考上重点学校的同学,这一次测试却不得不担心起来,自然有的话说得重了点,但出发点都是想要让王源更好起来,更有状态。



王源眼睛都红了,那种没有依靠的感觉又席卷而来,一提到父母他没法从阴影里走出来,老师说得也对,往事早已经是过去,但那是最亲的人,他想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才导致如此。



忘不了,牵肠挂肚着,好像他们真的去外地工作而不是真的离开了自己。



他抬了抬头,咬紧了嘴唇,血液倒流,失去直觉般,刮起了巨大的暴风雪。








楼道里的灯坏了,原先一踏踏脚就可以让灯亮起来总让王源觉得有趣,只是此刻再也没心思去想着那些,他坐在门前的楼梯上埋下头小声地哽咽,手紧紧地抓着那张让自己心肝俱裂的考卷。


一个人的时候会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幻觉,好像进入了生与死的空间,又似乎周围有人的影子围着你转使你害怕恐惧,又或是觉得难过。




“王源?”





孤独,无所依靠,是王源的致命点,一直以来伪装好的面具在一个人的时候全然被自己给撕碎,却在又一次面对别人的时候做好了新的面具。



刚才那声,好熟悉,是幻听吗?



他咬着嘴唇抬起头朝周围看了看,漆黑一片,除了自己之外,空无一人,暗笑自己太蠢,明知道都是幻听了还非要确认。


他刚想埋下头再坐一会儿,一只手拍上自己的肩膀,那愉悦的声音和王源的处境简直是天差地别般,“嘿,果然是你?一个人在这干什么呢。”



“……”



“我刚听见有人在哭,是你吗?”王俊凯的声音轻柔下来,好像刚才那愉悦的话只是个缓解气氛的开场。



王源点点头,随后又马上摇了摇头,把自己的考卷迅速地藏进怀里,“谁哭了……”王俊凯无奈地笑了笑,王源就是不爱承认这些事情,他眼尖地看到了被王源藏在怀里露出半边的纸张,伸手想拿,“这是什么?卷子?”



王源有些不解为什么王俊凯那么容易就猜到那就是卷子,或者说他早就知道自己拿着的就是卷子了,他收紧了手臂,“一次测验而已,没什么。”



“没什么还在这哭?考得不好吗?”王俊凯转头认真地看着他,王源此时的心思好像都被他戳穿,戴好了的面具也似乎就要被揭开,他不知所措,“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咬着嘴唇又松开,“我没哭。”



王俊凯想一时半会王源是不会说出真相的了,他只好站起来拍拍裤子,“这那么黑,去你家吧,我们聊聊天咯。”王源抬头看他,“你作业做完了?”



黑暗中王俊凯眨了眨眼睛,“早就做完了。”



王源走进去按了按开关,奇怪的是客厅都没什么反应,也像楼道里差不多的黑,天色晚了,些许月光照射进来。他这才反应到,原来不是楼道里灯坏了,而是停电。



王俊凯叹口气,“哎,怎么今天这样。”王源垂下眼,是啊,怎么今天会是这样糟糕呢?考试考砸,家里停电,心也痛得苦不堪言。



王俊凯环视四周,轻撞了一下王源的手臂,“你这里有蜡烛吗?”王源看向他,眨了眨水灵灵的眼,“嗯?”







“我还以为你是要烛光晚餐这样的,”王源笑了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王俊凯。”



那张考卷完完全全地展现在王俊凯面前,王俊凯转动着笔,看着王源,王源自嘲地张口说着,“果然很差啊,”他抬眼,“看你的表情就知道。”



王俊凯赶紧摇了摇头,“不是,我是说你这里写得很好啊,为什么会被扣分?”王源盯着考卷看了看,“那是偏了题的,只是写的句子似乎很到位而已。”



“哦。”



“果然让语文比数学差点的人教语文,”王源折了折考卷,“有那么一丁点不适合。”王俊凯转动着笔的动作停下,蜡烛快要燃烧到一半了,“你是这样想的?”



王源摇摇头,王俊凯感觉有时王源很奇怪,话都那么说了为什么还要摇头呢?



他伸手撑起脑袋,目光注视着燃烧着的蜡烛,“只要是你就好。”



王俊凯手中的笔不知道为什么掉落下来,落在那张卷子上发出轻微的声音,王源看过来时的样子很认真,两个人恰好四目相对。



“我说错了?”



“没,”王俊凯觉得有点窃喜,听了那话他觉得心情愉快,重新拿起了笔,“继续给你讲吧,我还是有基础的。”



王源勾起唇角微笑着把椅子挪了挪靠近,“嗯。”




XXXX





“王俊凯!你看又下雪了!”王源围着围巾兴奋地在窗户前喊叫着,王俊凯拿着蓝色的杯子打了个哈欠,“没什么,上次都看过了。”



杯子里温热的开水冒着热气,整个房间像是因为这热气而自然产生了暖气似的。王源转过头看他,“我们去打雪仗吧!”



打雪仗……



仿佛唤起了王俊凯什么记忆似的,王源在他面前招了招手,“喂?你怎么又发呆?”王俊凯笑着摇头,把那杯水给王源,“喝了这杯水我们就去外边。”



“OK!”








做一个雪球很简单,王源一想到滚得越来越大的雪球就兴奋,只是他现在不是堆雪人,而是想跟王俊凯打雪仗。


一个差不多大小的雪球做完之后王源便像施魔法一样胡了一口气,然后朝王俊凯背后扔过去,王俊凯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像是一个僵直在原地的木头人。


没什么好笑的,却硬是让王源捧腹大笑了很久,“哈哈哈哈哈哈……王俊凯你怎么……还是反应那么慢?”


王俊凯没有转身,这让王源渐渐疑惑起来,担心他真生气起来了,慌忙跑过去,“我不是故意的,不然……你扔我多一个好了。”


只见王俊凯摇了摇头,不知道在傻笑些什么,“不用,王源儿,你只要一直站在那里,一直朝着我后背扔雪球就好了。”



“啊?”



“就按我说的做吧。”



王源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照做了,谁让对方是王俊凯,没办法,总不可能是他气傻了吧?他返回原地去,又动手做了个雪球,准确地朝着王俊凯后背扔去。


每次做的雪球都不想做太大,因为他怕万一王俊凯又一走神,不注意了被雪球给击倒了怎么办,虽然这样是会挺好玩的,可是……还是别动那些坏心思吧……




三个……



四个……



五个……



六个……



……





“王俊凯,够了没啦,”王源蹲下身用手点了点地面上的雪,“我都累了,你怎么还站在那跟牌子一样要我打?”



王俊凯依旧没有什么反应,这让王源更是百思不得其解了。



“你做什么呢?没听到我说话?”王源皱着眉头,刚想迈步靠近,王俊凯却忽然转过身走过来,然后站在王源面前伸出了手,“王俊凯。”




“噢,我是王源。”



王源一下子知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难道不像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吗?他微笑着也伸出手跟初次见面一样回答王俊凯。这个游戏,以前都没见过啊,不过这样貌似也挺好,重新认识王俊凯吗?



不过还好,那么早就认识了他。




“看来你还没忘。”王俊凯勾起嘴角握紧了王源的手,那笑容让王源感到下雪时扑面而来的温暖,感觉脸有些烫了,忽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是有那样的心思吗?



不是的,早就有了吧。



王源勾起嘴角笑得一脸愉悦,不再是掩饰了,也不再戴着面具了,那是最真实最自然的微笑,没有任何复杂的成分掺杂在内。



“王源儿,我好像都没跟你说过你笑起来的样子,我最喜欢。”王俊凯伸手点了点王源的鼻子,眯起了眼睛,心想兜兜转转那么久,还是这只小兔子最吸引他的心。



不是最吸引,而是只吸引。



王源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红扑扑的脸,翘着呆毛的头发,围着绿色的围巾,还真像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人物,他张口吐着热气,“只喜欢我笑起来的时候吗?”


王俊凯怔住,王源忍不住笑得更灿烂了,转身就朝着远处跑,等到迟钝的王俊凯反应过来之后,他早已经跑远了,王俊凯还能看到他小小的身影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他拔腿就追了上去。





“你也是?”



“嗯。”



“从一开始就是了吧,”王源伸手抱紧王俊凯,“你走出来的时候,我本来准备好了瞄准刘志宏,谁知道后来不知不觉就瞄准了你。”



“我怎么觉得你这么说像是蓄谋已久的?”



“才没有……”




XXXXX






“以前都没问你要交往的对象是什么样的?”



“嗯……只要是你就好。”



“那你呢,你会陪我多久啊。”



“啊……我不会像那枚硬币逃出它的储钱罐的。”




END




短“番外”:




“现在回想,还是多亏了我扔了那个雪球吧。”


“其实……说我父母去外地工作,是骗你来着,我爸妈在一次事故中都不幸身亡了,之后我一直不敢提及,但凡想起都觉得割舍不下甚至是有点想不开,那段时间真的是人生里最痛苦的时候吧,”王源释然地说着,“只要一想起他们,晚上偶尔都会做噩梦,梦到我是没人要的孩子了,梦到只有我一个人。”


王俊凯心疼地从他后背抱紧了他,听着王源继续讲,“可是后来是因为你的出现,那些我所伪装出来的快乐都被化解了,好像在你面前我就很难控制自己,反而会泄露最真实的那一面,尽管我努力抑制,也只是无济于事,哪怕是憋住眼泪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了。”




“王俊凯,谢谢你。”



“还有,我没跟你说过一句最直接的话。”



“我喜欢你,很早就有这个心思了。”



王俊凯笑着以一个吻回应他,“我也是。”






“他们都答应了,这回真的就是灿烂的阳光,干净的环境,我们两个人了。”




END



这是给 @言若 的生日贺文,还是那些话,能一起喜欢凯源是很棒的事情,一起加油,一起奋斗也很棒,Happy birthday,虽然贺文来得晚了,但可算没有太过晚,希望雪宝儿可以天天开开心心的!!






……别说这篇文的名字,我本来就不怎么会取文章名QAQ





评论

热度(49)

  1. 梦冷诺002诺 转载了此文字
  2. 言若002诺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 w